1. <strong id="vb6gi"></strong>

      <strong id="vb6gi"></strong>

      全部章节 第24章 先生的客人

     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不学鸳鸯老全部章节 第24章 先生的客人
      (读文学 www.hewquy.cn)    绣着花鸟的车帘被风掀开一条缝,殷花月僵着身子坐着,被凉气扑了个满脸满身,眼里的光渐渐散去,脸上的燥热也慢慢褪了个干净。

          身后的人仍旧在笑,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稀罕事一般,欺身道:“你有什么情,倒是说个清楚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心里的躁动和慌乱都消散无踪,花月抿唇,自嘲地闭了闭眼。什么烈火骄阳,什么长枪英姿,那哪是一个下人该想的东西。

          别说李景允,眼下反应过来,她自己都觉得离谱,逗弄两句就当真,还跟个傻子似的结巴脸红,若不是他笑出了声,她还真就……

          胸口里装着的东西不断下沉,花月深吸一口气,撑着座弦站了起来。

          怀里一空,李景允抬眼:“哎,话还没说完,要去哪儿?”

          面前这人没答,朝他行了个礼,转身就退出了车厢。

          笑意一僵,李景允跟着掀开车帘:“喂?!?br />
          花月下了车,头也不回地往后头的奴仆队伍里走,她背脊挺得笔直,水色的裙摆被风吹得扬起,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某一辆马车后头。

          “哪儿那么大脾气啊……”李景允嘟囔。

          一路的山石,走得快了容易崴脚,可殷花月愣是没放缓步子,像是跟谁犟气一般,崴了也继续走,脸上清寒如冰,眼里也没半分温度,看得迎面而来的奴仆下意识地往旁边避让。

          沈知落半倚在车门边,安静地看着她走过来。

          打听消息的人回禀说,将军府上的这个掌事温和乖顺,对谁都是一张笑脸??伤坪踝苡黾⑵⑵氖焙?,横眉怒目,浑身是刺。

          她从他车边经过,似乎没看见他,径直就要走。

          沈知落轻笑,伸出手去,将她抱起来往车厢里一卷。

          这动作虽然突然,但他自认轻柔,没伤着她,也没磕着碰着。

          然而,殷花月反手就给了他一肘子,力气极大,活生生像是想将他腹上捅出一个窟窿。他吃痛闷哼,刚抓住她的手肘,另一只手又狠狠朝他脖颈上劈下来。

          沈知落脸色发青。

          “小主?!彼?,“是我?!?br />
          殷花月回眸,眼神冰冷得不像话:“有事?”

          微微一噎,沈知落将她扶稳放到软座上,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今日之事,太子早有戒备,只能说是常归送羊入虎口,并非在下执意背叛?!?br />
          花月面无表情地抬眼:“你与常归是同僚,我又不是,他生死都与我无关,何必同我解释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那宁怀呢?”沈知落定定地看着她,“宁怀与你,也无关吗?”

          眼里神色一僵,接着就有暗色翻涌上来,花月回视着面前这人,倏地嗤笑出声:“沈大人,您别提这人为好,好端端的名字从您嘴里吐出来,听着怪恶心的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沈知落怔愣了片刻,浅紫的眼眸里情绪万千,似恨似怨,似恼似疲。

          沉默半晌之后,他低声道:“我找你,就是要说他的事?!?br />
          花月骤然抬眼。

          手指摩挲着衣袖上的星辰绣纹,他低眉看着,突然有些憔悴:“大皇子死后,尸骨被焚,连同一些随身物件,一起被埋在了观山之顶,地方隐蔽,本是不该为人所知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但是不巧,他入土之处的那棵松树长了五年,枝繁叶茂,形态上乘,被猎场看守人挖去贩卖。松树没了,下头的东西稍有不慎,就会重现人世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这次春猎,得找机会将那地方填上,亦或是……把重要的东西带走?!?br />
          思绪有些飘远,沈知落轻声道:“原以为你不在了,这件事只有我能做,可眼下你竟然也来了,既然如此,总要与你商议?!?br />
          花月皱眉听完,戒备地道:“你如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想挪点东西还要亲自动手不成?”

          面前这人轻笑起来,身子一动,袍子上的星辰粼粼泛光:“观山是皇家的猎场,除了春秋开猎之时,皆有重兵封山,无令不得出入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怎么说都是我扬名天下之地,若是轻易派人来挖东西,太子殿下还不得起疑心?”

          后半句话是他的自嘲,花月听着,眼里神色复杂起来。

          几年前的梁魏之乱,梁朝皇子周和朔生擒大魏皇子殷宁怀于观山,殷宁怀写降书,叛国通敌,令京华城门大开,百姓遭难,后来有所悔悟,却被身边近臣沈知落所弑,尸骨无存。

          那一年,大魏山河破碎,皇子为千夫所指,而沈知落,因为转投周和朔门下,逃过一劫,继续享着荣华富贵,也背上了叛徒之名。

          这是她知道的事情。

          可是,眼下再见沈知落,她发现有些不对劲。殷宁怀要当真是沈知落杀的,哪里还能留下什么随身物件,早被他一并交给了周和朔才是。见着她,也不用激动和开心,将她卷起来往周和朔面前一交,又是一等的功劳。

          眼下这般,图个什么?

          察觉到她的困惑,沈知落弯了弯眼:“小主现在看我的眼神,像极了十年之前?!?br />
          十年前的她个子还不到他的腰腹,梳着两个螺髻,髻上系着银铃,朝他一仰头,叮当作响。她爱极了绕着他转圈,总是将他拖拽在地的长袍抱起来顶在脑门上,满眼困惑地问他:“国师,什么是命数?”

          “国师,为什么我不能离开西宫?”

          “国师,什么是小主?”

          天真无邪的孩子,不高兴了就哭,高兴了就笑,声音脆如银铃,能洒满半个禁宫。

          然而现在……

          这人听了他的话,神色有些微松动,像是忆起了些什么,可只片刻,就重新变得冷硬:“谁都不会一直活在过去?!?br />
          沈知落收回目光,摩挲着手里的乾坤罗盘,长长地叹了口气。

          他拿出一张图纸塞进她的手里,想了想,还是开口叮嘱:“李家三公子不是什么好人,你仔细防备些?!?br />
          捏着图纸的手一僵,花月觉得有些狼狈,微恼道:“我心里清楚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你若当真清楚,就不会如此烦躁了?!鄙焓秩嗔巳啾凰虻梅⑻鄣男「?,沈知落摇头,“打从你出生之时我便算过,你今生命无桃花,是孤老之相,若强行违背天命,只会落个惨淡下场?!?br />
          手指收紧,花月不悦地抬眼:“大人有给自己算过命吗?”

          沈知落摇头:“此乃天机,不可窥也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我看你是不愿意窥?!彼樟送贾?,寒声道,“开口便定人孤老一生,半分余地也不给,白叫人没了念想,无望等死,此等无情无义之举,你哪里会用在自己身上?!?br />
          微微一怔,他皱眉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不是这个意思还能是什么?”花月扯了扯嘴角,满眼讥诮,“从我出生开始你便说我不吉,再大些断我祸国,后来我终于家破人亡无家可归,你又说我命无桃花,注定孤老。沈大人,我是做错了何事,招惹您憎恨至此?”

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沈知落张了张嘴,有些无措。他伸手想碰一碰她的发髻,这人却飞快地躲开,挪着身子离他更远,一双眼恼恨地瞪着他。

          手指慢慢收拢,沈知落垂眸,本就没什么血色的脸更苍白了两分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怨我?”

          花月轻笑:“我哪里敢怨你?你能窥天命,告诫我等凡人一二,是为恩赐,我没早晚三柱香将您供奉都算不敬,还敢不识抬举不成?”

          “要不您连我会什么时候死也一并说了,好让我提前准备棺材进去躺着,也免得落个死无全尸、坟都没一个的下场,那才惨淡呢?!?br />
          她说得讽意十足,一字一句都像带着针似的,扎得人生疼。沈知落咳嗽起来,宽大的袖子遮了半张脸,咳得眼眶发红。

          花月冷眼看着他,还想再挤兑两句,可嘴唇动了动,终究是闭上了。

          到底是看着她长大的人,再狠再绝,也是她最后的亲人了。

          闷闷地吐了口气,花月扭头想去掀帘子下车,可刚伸手,沈知落就抓住了她。

          他还在咳嗽,眉头皱得死紧,一双眼看着她,重重地摇了摇头。

          花月不解,刚想说难道还不让她走了,结果就感觉马车停了下来。

          外头似乎来了很多人,脚步声凌乱,可片刻之后,声音齐齐断在了车辕边。

          “先生?!敝芎退饭Ь吹爻迪峁笆?,“我有一事不解,可否请先生指点?”

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花月傻眼了。

          沈知落显然也没料到他会在这个时候过来,脸色有些难看,一边咳嗽一边道:“殿下,微臣身体欠佳,恐怕说不了什么?!?br />
          周和朔失望地收了手,想了想,扭头就要招呼李景允往回走,结果刚要转身,他余光一瞥,瞧见了一抹水色。

          沈知落向来多穿紫棠,水色罗裙的裙摆,怎么看也不该是他身上的。

          微微眯眼,他停下了步子,慢条斯理地问:“先生还有别的客人?”

          殷花月浑身的寒毛都立起来了,她下意识地往里缩了缩,却不料腰上突然一紧。

          水色的衣摆消失了,里头的人没有回话。

          周和朔不悦,伸手捏住了车帘:“先生曾允过,绝不对本宫撒谎,眼下来看,似乎食言了?!?br />
          帘子掀开,里头藏着的人无处遁形,他刚张口要斥,眼眸一抬,却是怔愣在了当场。

          娇小的女娥依偎在紫棠色的星辰袍里,衣衫松垮,姿势亲昵,她抬头看着沈知落,眼里隐有泪光,端的是水波潋滟,娇嗔动人。

          沈知落大袖一抬,将她整个人遮住,又急又羞:“殿下!”

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周和朔张大了嘴。

          不止他,身后的随从和内臣都惊愕地瞪圆了眼,谁都没想到看淡红尘的大司命会在车里玩这么一出,都想去看他的表情。

          然而,李景允抬眼看的是他怀里的人。

          墨瞳扫过罗裙,落在那浅青色的腰带上,他一顿,目光陡然阴沉。读文学 www.hewquy.cn
    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      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不学鸳鸯老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不学鸳鸯老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      如果你对《不学鸳鸯老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      内部香港六彩66期 长乐市| 莱芜市| 昆山市| 洪雅县| 怀仁县| 宜良县| 尚志市| 永川市| 汉阴县| 汽车| 渭源县| 永春县| 吐鲁番市| 卓尼县| 高唐县| 江门市| 万源市| 那曲县| 武汉市| 含山县| 冀州市| 海南省| 瓦房店市| 临猗县| 称多县| 罗城| http://www.eolqgv.cn 临朐县| 项城市| 永济市| 南汇区| 达尔| 安龙县| 卓尼县| 福安市| 龙州县| 从江县| 新泰市| 温宿县| 九龙城区| 盐亭县| 乳山市| 新野县| 长子县| 临高县| 九寨沟县| 泌阳县| 武宁县| 夹江县| 尉犁县| 宁河县| 连平县| 阜康市| 广宁县| 宽城| 彭州市| http://www.Lregnq.cn 郎溪县| 昌平区| 康乐县| 宁武县| 天峨县| 舒城县| 长泰县| 岫岩| 阳朔县| 双柏县| 庆云县| 九江县| 凯里市| 新邵县| 涪陵区| 九台市| 兰溪市| 阳江市| 灵石县| 辽阳市| 阳高县| 句容市| 望谟县| 明星| 高邮市| 突泉县| 邹城市| 泊头市| 沾化县| 建水县| 奉贤区| 东港市| 东至县| 寻甸| http://www.soruiy.cn 龙海市| 岚皋县| 土默特右旗| 峡江县| 会宁县| 东宁县| 娱乐| 潜山县| 扶沟县| 万源市| 汨罗市| 长寿区| 陵川县| 木里| 南陵县| 堆龙德庆县| 太白县| 武强县| 广州市| 海林市| 德州市| 卢湾区| 南皮县| 海伦市| 金华市| 方城县| 辽源市| 扶沟县| 石首市| http://www.xhwjac.cn 青阳县| 长岭县| 兴文县| 阳信县| 洛宁县| 巫溪县| 景洪市| 浦北县| 宜丰县| 罗源县| 彩票| 怀宁县| 昌都县| 庆云县| 醴陵市| 高平市| 石家庄市| 洪雅县| 通许县| 南安市| 姚安县| 五家渠市| 紫阳县| 丹巴县| 田阳县| 勐海县| 蒙阴县| 肇源县| 易门县| http://jocroi.cn 辽宁省| 安图县| 东山县| 阳城县| 昌江| 安宁市| 阿瓦提县| 义乌市| 保靖县| 平罗县| 绥阳县| 姚安县| 饶河县| 潮安县| 河源市| 友谊县| 娄烦县| 六安市| 鄄城县| 南靖县| 遵义市| 赫章县| 陆丰市| 哈尔滨市| 金塔县| 临海市| 宁明县| 奈曼旗| http://www.fauimi.cn 麟游县| 百色市| 固原市| 青阳县| 武隆县| 黑河市| 天长市| 正蓝旗| 沧州市| 化德县| 塘沽区| 琼中| 内丘县| 金沙县| 广灵县| 台州市| 漳平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