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strong id="vb6gi"></strong>

      <strong id="vb6gi"></strong>

      第九卷 众神之界 第1436章 咫尺魔帝

     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逆天邪神第九卷 众神之界 第1436章 咫尺魔帝
      (读文学 www.hewquy.cn)    云澈的话让冰凰神灵短暂沉默,随之徐徐说道:“如今的世界,是属于凡灵的世界,混沌的状态与法则,和我的那个时代也已全然不同……这是个不需要神,也不该存在神的世界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因而,在很久之前,我便想着将残剩的力量赐予这片星界继承我力量凡人……而我选择的,便是你的师尊?!?br />
          云澈:“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“身为冰凰,我为远古水系三至尊之一,属于有资格临近创世神之侧的高位神灵,但我毕竟属妖族,我的力量难以与人类达成太高的契合,因而继承我血脉与玄功的人类也难以达到极致之境……也就是神主境。而你的师尊,则是吟雪界历史上第一个神主,你可知为何?”

          云澈想了想,道:“我曾听带我来神界的冰云宫主说过,师尊的身上,有着特殊的‘冰凰神魂’……就是你赐予的吗?”

          “不错?!北松倥溃骸拔已≈辛说笔被故巧倥乃?,暗中给予了她我的部分神魂,随着她的成长和修炼,神魂中的力量也缓慢与她融合,逐渐助她突破神主之境,也成为了吟雪界第一个神主界王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……原来如此?!痹瞥呵嵊?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的神魂虽不会伤她,但对她来说层面太高,要将其中的神力融合,将无比的艰难与漫长。整整万年,她也不过才融合两成左右的神力,要完全融合,原本,至少还要三万年的时间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但,你却将这个过程极大的加快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呃?”云澈刚要发问,忽然想到了什么,声音一滞,脸色变得扭捏怪异:“这个……这件事吧……其实我什么都不知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“你的邪神神息,还有你的龙神神息,层面之上,都要胜过我的神魂,你与她的阴阳结合,为她的躯体赋予了些许的邪神神息,让她的躯体与我所赐神魂的融合几乎再没有了任何的阻滞,从而也让她的力量在短时间内快速成长?!?br />
          云澈很明显想刹住这个问题,但冰凰少女却是不管他怪异的神色直接说出,但好在,她的话语格外平淡,无波无澜,总算没让云澈的老脸抽筋。

          “这件事,我也被迫……无意为之?!备芯踉浇馐驮睫?,云澈迅速转移话题道:“这么说来,师尊她很早就知道你的存在?”

          “她的确知晓我的存在,但从未见过我?!北松倥溃骸岸?,是唯一见到我的人类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我原本打算,在将力量逐渐赐予她后便自我消散,但,就在那时,我忽然有了不安的预感,于是,我又让自己继续存在……直到,我感受到了那个可怕的气息,以及你的到来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当时,你身上的邪神气息让我惊异,而你的记忆,则让我看到了许多远古时代都无人知晓的秘密?;蛐?,我的苟存,亦是上天的安排?!?br />
          她对云澈说的这些真相,的确大部分反而是来自云澈。

          云澈的记忆融合她的认知,让她看清了一个又一个或可怕,或惊异的远古之秘。

          “这个……就是你说的关于我师尊的秘密?”云澈面带怀疑道。

          冰凰少女上次在说起时,犹犹豫豫,最后还欲言又止。而她刚才所陈述的……沐玄音拥有冰凰神魂的事,沐冰云在很多年前就告诉过他,还是主动的。

          要说是隐秘的话,只能很勉强的算。

          而冰凰少女上一次,很明显是一幅难以言出状,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。

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冰凰少女安静了下来,没有马上回应。又过了好一会儿,才轻声道:“罢了,思虑再三,这件事,还是不要告诉你比较好。你与她之间,如今是处于一种最好的状态,告诉你毫无益处,而只会造成不必要的‘阻力’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???”云澈皱眉,冰凰少女这几句话说的格外玄乎,而事关沐玄音,他格外急切的想要知道,追问道:“什么意思?难道是师尊她有什么重要的事刻意瞒着我?”

          “不,是一件她不知晓,亦非她可控的事?!北松倥?,她感觉到了云澈的急切……一种格外强烈的急切,而这种急切意味着什么,她隐有所觉。

          她冰息微动,轻语道:“这是一个一旦揭开,只会造成负面心理的秘密,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……也根本没有必要去知道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不,”云澈依旧摇头:“若是关乎师尊,我必须知道!”

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冰凰少女轻然叹息:“好吧。不过,我给你思虑和理智的时间,在面对劫天魔帝之后,若你依然坚持想要知道这个秘密,我会在消散之前,将它完整的告诉你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云澈还想说什么,却听冰凰少女继续道:“不会让你等待太久,因为那一天,已经很近很近了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很近???”云澈的注意力顿时被转移,沉声道:“很近是多近?你既然已能清楚感知到‘乾坤刺’的气息,那,能否推断出混沌之壁被彻底断开的大致时间?”

          数息的冷寂,冰凰少女给予了回答:“一个月之内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……??!”短短五个字,让云澈眸光猛的颤荡。

          一个月……内!

          这是一个,短到让人无法不惊悚的时间。

          “一个月内?怎么会……这么快?”云澈口中直吸冷气,背脊骨也是阵阵发冷。

          “除非乾坤刺的力量忽然大衰,否则一个月内,混沌之壁必然崩裂,你的归来还算及时?!?br />
          云澈:“……”(一个月,这特喵的……)

          “那个名为宙天界的星界,近期也定会有所行动?!?br />
          冰凰少女的这句话让云澈一愣,马上道:“对!我刚刚才见过宙天神帝,宙天界已打通了前往混沌东极的次元大阵,并将马上召开应对绯红之劫的宙天大会,强令东神域所有神主都必须参加?!?br />
          所有神主……

          先前听闻,他心中还深感震撼。

          但想到要面对的是劫天魔帝……别说东神域的所有神主,整个神界的所有神主加起来,在一个魔帝面前,都不过是一群随手便可捏死一堆的蚂蚱。

          但,除此之外,又能怎么做?

          也难怪,在说到“真相”两个字时,宙天神帝这等人物,竟会流露出那般的悲观与灰暗……甚至近乎绝望。

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    等等???宙天神帝怎么会知道真相?

          对了!是宙天珠!

          冰凰神灵说过,知晓邪神与劫天魔帝为夫妻这个秘密的,唯有她和四大创世神……自然也包括秩序创世神夕柯。

          宙天珠在远古时代的主人便是夕柯,它的器灵会知晓可以说理所当然!

          而冰凰神灵能感知到乾坤刺的气息,宙天珠没有理由感知不到!

          乾坤刺的气息结合邪神与劫天魔帝为夫妻这个秘密,自然能猜到“劫天魔帝因邪神的乾坤刺而在外混沌存活,并将归来”的可怕真相!

          想着宙天神帝在提及“宙天大会”时那毫无色彩的眼神,云澈深深吐了一口气……面对一个返世的魔帝,哪怕现世的最高存在,也唯有无力。

          这场宙天大会,更像是不甘束手待毙下的垂死挣扎……无力到极点的挣扎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刚好从宙天神帝那里得到了前往宙天界的资格?!痹瞥撼磷琶纪返溃骸拔一峋】旌褪ψ鹨黄鹎巴嫣旖?。在混沌之壁裂开前,我会一直留在那里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一切,皆托付于你。愿你成为人族永恒的荣耀,愿邪神的伟大意志能绽放出救世的神光?!?br />
          带着冰凰神灵的希冀,带着“救世”的使命与重担,云澈拜别冰凰,浮水而上。

          身体冲出池面,云澈却没有就此离开,他站在天池中心的寒气之中,闭目沉静了很久。

          从冰凰那里得知的一切,对他的冲击实在太大太大。

          “禾菱,”他很轻的出声:“我的人生还很短暂,却实在‘精彩’的有些过分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主人,你不要太担心?!焙塘馇崛岬陌参克骸熬腿缒阕约核档哪茄?,就算失败了,你也可以保住自己和身边的人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……红儿呢?”

          “她刚才偷偷吃了好多紫晶,现在正在睡觉?!焙塘庑∩卮?。

          “~!#¥%……又偷吃!”云澈眼睛一瞪,但想到她的身份……邪神和劫天魔帝的女儿,他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起来:“算了算了,紫晶而已,让她以后不用偷偷摸摸,随便吃!那些剑也是,不用再藏了,让她尽情吃去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总之近期尽量哄开心了,呼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云澈以前一直觉得红儿是个小祖宗,是因为不顺她意就大闹不休,要好生伺候。

          现在才知道,她何止是小祖宗……简直是个超级大祖宗!创世神和魔帝的女儿啊啊啊??!

          拿创世神和魔帝的女儿当剑使……不晓得劫天魔帝知道后会不会当场一巴掌把他拍成灰。

          呃……应该不会吧,毕竟两人命还连着呢。

          “红儿一直都无忧无虑,只要吃饱睡足,任何时候都很开心的?!焙塘獾溃骸暗故侵魅?,我感觉你的心里好沉重。是担心……难以如愿吗?”

          云澈动了动嘴角,却实在难以笑出来,幽然说道:“就算一切都是所能想到的最好发展,得到最好的结果……又能如何呢?”

          禾菱:“???”

          “冰凰神灵反复提过一句话,如今的混沌,是一个不需要神,也不该存在神的世界?!痹瞥嚎醋旁斗?,心情沉重:“在现有的混沌状态与法则之下,忽然出现了一个魔帝,哪怕她不会祸世,世界就真的会安宁吗?”

          “如果是远古时代,忽然多出一个魔帝的气息当然不会造成世界的混乱。但……蓝极星,还有吟雪界的现状,你都看到了,而那,仅仅只是些许溢入的魔帝气息,便可以将如今的世界影响到那般程度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可想而知,对如今的混沌而言,根本承受不住魔帝层面的气息,魔帝的存在,就已经是个灾难,时间久了,说不定现存的秩序、法则都会崩?!谎灾?,哪怕是最好的结果,依旧是难以预料的灾难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主人……”禾菱一声轻念:“但至少,主人可以将灾难降到最小,若能成功,依然是救世之主?!?br />
          云澈晃了晃头,道:“还没有真正面对劫天魔帝,也轮不到想以后的事情。我现在最大的希望,是能被邪神如此深爱的劫天魔帝,会是一个本性善正的……魔?!?br />
          从天池中飞出,云澈准备离开。但他身体转过时,眼角忽然闪过一抹有些异样的微光。

          云澈身型一顿,下意识的转目,看向了冥寒天池的一个角落:“那是什么?”

          读文学 www.hewquy.cn
    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      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逆天邪神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逆天邪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      如果你对《逆天邪神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      内部香港六彩66期 精河县| 郁南县| 大洼县| 板桥市| 交口县| 尤溪县| 延边| 富源县| 当涂县| 东丰县| 宝应县| 教育| 大安市| 永善县| 桐梓县| 彰武县| 荥经县| 清镇市| 旬邑县| 义马市| 师宗县| 涟源市| 张掖市| 开阳县| 鄂伦春自治旗| 芜湖县| http://www.lvohan.cn 和田县| 锡林郭勒盟| 丁青县| 九江市| 绥滨县| 黑河市| 介休市| 平武县| 综艺| 盈江县| 朝阳区| 积石山| 涞水县| 苏尼特左旗| 宜春市| 额济纳旗| 黔江区| 登封市| 都匀市| 鲁山县| 武陟县| 酉阳| 横峰县| 长宁区| 湟源县| 罗甸县| 承德市| 边坝县| 当阳市| http://ykedej.cn 辽源市| 晋江市| 桂林市| 运城市| 临朐县| 双辽市| 佳木斯市| 松原市| 涡阳县| 刚察县| 汾阳市| 沁水县| 盐城市| 济源市| 山东| 改则县| 连江县| 吴堡县| 宁明县| 观塘区| 博罗县| 灌云县| 新蔡县| 明星| 奉新县| 灵丘县| 兴安县| 集贤县| 成都市| 图木舒克市| 卢龙县| 合川市| 黎平县| 来安县| http://www.zfjdmu.cn 株洲县| 互助| 嵩明县| 榕江县| 巴楚县| 宁海县| 姚安县| 桃江县| 成都市| 盐边县| 泰宁县| 星子县| 商丘市| 嵊州市| 武功县| 昂仁县| 德钦县| 九龙县| 萨嘎县| 外汇| 深圳市| 寿光市| 当涂县| 台江县| 霸州市| 乌拉特中旗| 永宁县| 济阳县| 新丰县| http://www.nlhhwa.cn 安塞县| 阿图什市| 汉阴县| 阿拉善右旗| 徐汇区| 全南县| 利川市| 乳山市| 龙井市| 开江县| 邛崃市| 隆回县| 台北县| 任丘市| 诸城市| 当雄县| 涿州市| 泰兴市| 余姚市| 砀山县| 云霄县| 和顺县| 钟祥市| 达州市| 新源县| 奉新县| 岫岩| 永平县| 婺源县| http://www.fcczta.cn 清流县| 邵阳县| 永和县| 青铜峡市| 四子王旗| 石家庄市| 石首市| 宾阳县| 轮台县| 孙吴县| 扶风县| 奎屯市| 连南| 周口市| 象州县| 呈贡县| 同仁县| 纳雍县| 葫芦岛市| 元谋县| 成武县| 凯里市| 临沧市| 漠河县| 三亚市| 池州市| 墨脱县| 麻江县| http://www.vxehdk.cn 团风县| 新野县| 新龙县| 晋江市| 天柱县| 澜沧| 开封市| 上栗县| 闵行区| 崇州市| 崇礼县| 郑州市| 舞阳县| 屏东县| 徐汇区| 蒙阴县| 永嘉县|